大学教授用咏春拳殴打学生 学校证实已停课调查


实际情况:尽管检测最终在这一阶段得到扩展,美国的管理部门也坚称已经足够,但可用性仍然非常有限。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染性较强,家人、亲戚、朋友的续发率较高,是感染的高危人群。不同接触方式中,与病例共同居住、共同生活感染率最高,提示长时间无防护密切接触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的高危因素。

这篇刊发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20年第41卷的论文研究结果显示,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6.3%,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4.11%。研究者认为:感染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实际情况:然而在1月中旬,新冠病毒已明显蔓延到中国以外地区,泰国、日本和韩国等国也报告了病例。1月17日,美国疾控中心开始在美国3个机场对曾赴武汉旅行的乘客进行筛查,但那时病毒已经传播到中国以外的国家。美国在当时只有少数确诊病例。但几乎可以肯定,西雅图地区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社区传播。

到目前为止,所有想了解美国对新冠病毒应对的人都很清楚,在今年1月、2月甚至3月,美方都出现了大量的判断失误和不作为。面对如此大规模且瞬息万变的全球挑战,犯错不可避免,但联邦政府的应对措施与许多国家相比都处于下风。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尝试呈现过去几个月美国政府的重要官方行动,简要概述其应对危机的四个阶段,并突出展现了其中一些最重要、最明显的失败。

这一阶段几乎持续了整个2月,在关键时期,这是损失掉的一个月。当中国和其他国家加强措施控制新冠肺炎传播时,美国联邦政府和大多数州及地方政府几乎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来干预正常的经济和社会生活。到2月底,美国有24例确诊病例(由于检测水平较低而被人为降低),而此时意大利已处于失控的病毒传播早期阶段,报告了近2000例病例。

美国政府态度及举动:这一阶段可以追溯到特朗普3月11日的全国电视讲话和他3月13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我们终于看到联邦政府尽全力加速大规模检测、提高医疗设备的可用性,并鼓励所有美国人从根本上改变行为以阻止病毒传播。美国也先后对曾在欧洲大陆、英国和爱尔兰旅行的外国人实施了进一步的旅行限制。包括《国防生产法案》在内的各种紧急权力被激活。商业检测很快获批,大规模检测终于成为现实。

美国政府态度及举动:从1月初首次了解到新冠病毒在武汉传播直至月底,美国政府将这一病毒视为可控的小威胁。他们多次向公众保证,至少在美国国内,美国人面临的风险很低。

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播能力

美国政府态度及举动:第三个阶段始于2月底,当时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表现出了明显的紧迫感。2月28日,美国疾控中心扩大了检测标准;2月29日,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允许使用未经批准的检测试剂。从那时起,联邦政府已开始纠正检测制度中的缺陷。旅行禁令扩大到在伊朗旅行的外国人。联邦官员更加一致努力促进私营部门参与危机应对,国会也通过了超80亿美元的补充拨款法案,以促进疫苗开发和治疗研究、紧急远程医疗和准备工作。